最高法--模拟清单中的工程变更指的是施工图会审后发生的经监理、发包人确认的施工才属于工程变更、设计变更。

时间:2022-11-16 15:21       来源: wwx的个人博客        作者&编辑: 网络

(2019)最高法民申4614号   中太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元东合时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申请人主张:
中太公司申请再审称,(一)签订合同时没有施工图,实际施工工程量相对于模拟清单工程量属于工程变更,应对工程变更据实结算,二审法院采用综合单价1205元/㎡的计价原则错误。(二)二审法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将四川中衡安信工程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报告书》作为判决依据,系适用法律错误。(三)唐丽并非中太公司人员,仅作为劳务分包人就设计变更工程建筑材料用量进行核对,无权对工程结算进行核对,二审法院认定唐丽签字确认的136824357.9元是对工程量和价款的确认缺乏证据证明。中太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

申请人一二审观点:

(2)工程变更、设计变更计价方式为变更部分工程量按2009《四川省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定额》计算,价款按2009《四川省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单价计价定额》计算…”,故对中太公司以签订合同时没有施工图,实际施工工程量相对于模拟清单工程量属于工程变更,要求根据以上对工程变更据实结算的约定,确认综合包干单价1205元∕㎡无效,重新按照(GB50500-2008)建设工程量清单、2009《四川省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单价计价定额》计量计价的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囿于中太公司在本案中没有主张按照应签订的招投标合同计算工程价款,且在本案审理中也没有有效的工程量清单进行前后比对,因此对于中太公司提出以中标通知书为基准点,涉案工程的签订均超过30日,已构成独立意思自治另行协商的结果,依法与按模拟工程量清单招投标相比属于两个不同的合同,应按(GB50500-2008)建设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2009《四川省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定额》计量计价的观点,原审法院亦不予采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第十六条第一款“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以及《建筑工程施工发包与承包计价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令第16号)第六条“对非国有资金投资的建筑工程,鼓励采用工程量清单计价”,第十二条“合同价款的有关事项由发承包双方约定…”的规定,本案应参照双方实际履行的两份《施工协议书》计算工程价款,以建筑面积综合包干单价1205元∕㎡为基础进行计算。北大门工程固定总价216523元,双方当事人无异议,并入总价结算。

最高院认为:

(一)关于二审法院确定的结算依据和计价原则是否正确的问题

东合时代公司在招标文件中载明施工图纸未到位的事实,对此中太公司系明知。双方签订的《施工协议书》中载明:承包方式为建筑面积综合单价1205元/㎡(不含模板工程费用);综合单价包干为按招标文件规定的工作界面和工作内容经监理、发包人、承包人图纸会审后的施工图纸范围内的工作内容,施工图会审后发生的经监理、发包人确认的工程变更、设计变更、会议纪要及经济签证按实结算,且约定了工程变更、设计变更的计价方式。根据上述约定,只有施工图会审后发生的经监理、发包人确认的施工才属于工程变更、设计变更。现中太公司主张整个工程为工程变更、设计变更缺乏事实依据。